硅谷最年輕華人頂級工程師何昌華:試下挑戰極限?我想這里能給我答案

來源:    分類: 云計算與大數據   時間: 2018-10-18 18:10   閱讀:4707次



“現在,是我需要祖國”


何昌華是降薪來到螞蟻金服的,之后他成了“蕭河”(花名)。


何昌華曾在谷歌工作七年。作為核心技術負責人之一,和團隊一起開發了谷歌新一代咖啡因搜索引擎,并獲得公司最高技術獎項。之后,他在Airbnb工作了兩年,負責后臺系統的應用架構。


一直以來他專注于大規模的分布式系統及大數據架構與應用。從美國圣何塞德思科,到山景城的谷歌,再到舊金山的愛彼迎,12年的時間,斯坦福博士畢業的何昌華在硅谷打造出一份在很多人看來幾乎完美的職業履歷。


在硅谷生活的時候,何昌華基本上每周都會去打幾次網球,然后晚上回家有時候帶女兒沿著小區跑步,周末的時候就會去各個公園爬山,冬天的時候經常去滑雪。


“從這個層面上來講,那種生活肯定是你更希望的,只不過很多時候你必須要有一個取舍。”


何昌華回憶說,“有很多人都問過我為什么回國加入螞蟻金服。在硅谷工作的確是一種比較平穩安逸的狀態,但是缺少了真正看到自己的天花板在哪、能夠做成什么樣的事業的機會。”


“以前可能是說祖國需要我,現在更多的事實上是說,我需要祖國了。”在2017年12月接受央視采訪時,蕭河曾對這句話做了詮釋。


螞蟻金服副總裁、阿里巴巴最年輕的合伙人阿璽說動了他。2016年10月,何昌華進入了阿璽的視線。


螞蟻金服承載著巨大的用戶量,支付寶等產品已經深入的影響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已經成為社會的基礎設施,影響深遠。相比在硅谷,在螞蟻金服從事的工作對于人們的生活來說更重要,也更有想象力。


“每個人都想試一下你的極限在哪兒,我覺得在這里才真正能夠嘗試能不能夠做到一個極限。”在和阿璽溝通后,何昌華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后來回想起這段旅途的開始,何昌華還給出了另一個重要原因:“從我個人的角度,我是比較相信中國未來二十年的崛起,所以我覺得如果你能夠在一個這樣的過程中參與在其中,有一些貢獻的話,這個對你人生會有一個很大提升。”


2017年5月,需要祖國的何昌華來到了螞蟻金服,擔任計算存儲首席架構師。


蕭河團隊的目標:用技術實現80%人群的金融普惠


蕭河加盟不到一年,就做了三件事:


帶領團隊研發并上線了螞蟻實時智能決策系統,對金融詐騙和洗錢等行為實現了實時判斷;用圖計算和圖數據庫技術打造了中國首個金融級的分布式圖數據庫Geabase;以及,更重要的是,他領導計算存儲基礎技術團隊,研發新一代數據技術架構以及金融級核心計算引擎,為螞蟻金服的所有業務提供計算存儲支撐“底盤”。


在金融領域,如何針對風險控制和精準營銷做決策,比如準確判斷用戶是不是在欺詐、洗錢之類,以及商戶如何運營最佳,一直是一個難題和痛點。


而實時智能決策平臺技術和圖數據與圖計算相結合,則能夠產生更為強大的能力。目前在這個領域蕭河帶領的團隊已經可以執行“百億節點千億邊”規模的圖數據處理,實現毫秒級別的訪問和實時計算。


螞蟻金服GeaBase從幾個人的小團隊起步,最終做出了中國第一個自主研發的分布式金融級圖數據庫,造就了一個傳奇故事。隨著蕭河的加入,Geabase團隊的能力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GeaBase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可擴展性,GeaBase整個系統是完完全全為海量數據而建的。” 蕭何說。


伴隨著金融行業越來越復雜的融合場景和海量數據,對新一代數據技術架構以及金融計算核心引擎的需要也變得愈加急迫,而這也正是蕭河所帶領的團隊目前正在從事的工作。


“就像實時智能決策平臺那樣,下一代金融計算核心引擎的實時計算延時要足夠低,計算速度要足夠快,數據即時流入即時反饋結果。” 蕭河在談及下一代金融計算核心引擎和數據技術架構時說。


即便在今天,金融服務的普惠在各國仍是難題。蕭河對下一代金融計算核心引擎的要求與螞蟻金服一致,那就是普惠80%人群,這涉及到海量數據的處理,需要足夠強的計算能力,足夠低的單位計算成本才可以實現,并且這也會成為未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數據智能:螞蟻金服對未來的洞見


螞蟻金服在去年10月11日ATEC大會上首次公布了“BASIC”戰略,即Blockchain (區塊鏈)、Artificial intelligence(金融智能)、Security(安全風控)、 IoT(物聯網)和 Computing(計算)五大領域。這是螞蟻金服面向未來的技術布局,也是金融科技開放的五大方向。


在蕭河看來,C就是新計算,而計算的能力是一個底盤。


“把數據跟算法串在一起,在海量的數據中能夠提取出一些有用的知識,能夠對你上層的業務、應用有一些真正的智能指引,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數據智能。”


前者是海量數據,后者是算法創新,這兩個東西缺一不可。而螞蟻金服提出的概念“數據智能”則是合并了這兩點,以算法為介,在海量數據中智能地挖掘洞察與指引。


談及金融科技領域未來將面臨兩個趨勢,蕭河認為:一來,數據本身將呈爆炸式增長,今后所有的線下交易都將以數字化的形式體現,數據量的增長必然伴隨計算存儲能力的增長;二來,在大數據時代,每個人做的個人的決定、商業的決策,一定會極大地依賴數據,這就是所謂的數據驅動。


關于普魯斯特問卷,斯坦福博士如是說


留美時,蕭河曾是斯坦福博士。當被問到當下年輕人的浮躁和焦慮時,蕭河直言“我們周圍現在有太多的宣傳或者是電視或者各種各樣的,好像就覺得有人暴富,有人很輕易地取得成功,事實上有很多東西我不否認是幸運,但如果你僅僅是憑幸運得到的,也未必是好事。”


他對當下的年輕人建議說,要放眼長遠,在遠大的“小目標”的驅動下,我們會少走一些彎路;心要篤定,失敗了很多次,往往是成功的預兆,朝著自己的小目標一路成長,我們會成長得最快;天道酬勤,沒有誰會隨隨便便成功,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


在采訪結束時,蕭河回答了著名的普斯特問卷中的一些問題:


 “在您看來,什么是完美的快樂?”

——“最完美的快樂,是處于滿足的狀態,對身邊擁有的一切感到知足,孝順父母和親人,鍛煉好自己的身體。”


“什么會讓您感到恐懼?”

——“看著關心的人遭遇不測,我卻無力改變。”


“您最后悔的事情是?”

——“時間在流走,而我總是抽不出時間陪陪家人。”


“還在世的人中,您最欽佩的人是誰?”

——“埃隆·馬斯克。”


“您最討厭什么特質?”

——“吹牛,尤其是帶撒謊的吹牛。”


“您對自己外表的哪一點不滿意?”

——“也許可以再壯一些”


“您最喜歡男性身上擁有什么樣的品質?”

——“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你的座右銘是什么?”

——“是清華的校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在回答這些問題時,蕭河常常陷入沉思,靜到可以讓人清晰地聽見窗外的車笛聲。

0
极速快乐8